月度存档: 五月 2007

我覺得我應該給我的部落格一個跋,紀念她的出生…

其實都好奇怪…..

最近最多跟chenxy說的話就是太多事情都太奇怪了,太多事情都不我們的掌控之中。

有時候會有好多話要說,但是對誰說,什麽時候說,在哪裏說…..好多事情不是想就可以的,但是有件事情是一定想就可以的——對自己説話。當我看完一部電影,很有感觸或是說感覺時我就想說,我會在躺下的時候對自己說一遍我想說的東西,不錯哦…

當我心情沮喪,需要人說話而又沒有人在我身邊的時候,我會站在陽臺上,眼睛裏看不見任何東西,我在和自己説話,仔細打量錯誤的正確的片面的全面的想法…

當一件事情發生,我需要表達我的看法,也許沒有人會同意,沒有人理解,甚至沒有人想聼…但是有什麽關係呢,我可以對自己說,暢所欲言!!!

但是奇怪的是,我可以對自己説話,那爲什麽想開這個部落格呢?

…..

Maybe I want to keep my thought here ,just before my eyes.

Maybe I want to let you know what I am thinking, just let you know me more.

Maybe I don't want to let the domain name useless.

So, My blog is here…

For my blog—Pazel's N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