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存档: 一月 2008

婚姻的纪念

娟姐要结婚了….实际上老早就觉得他已经结婚了,可是今天又听到说下周五结婚之类的东东,觉得倒也是新鲜。
她已经开始买东西,疯狂的买东西,很多很多,很大气,就放话说我要买好的,贵的!!! 无语!!

又说到请婚假,小米很羡慕,说我也要请,娟姐告诉她说要结婚证的。小米很郁闷说那把你的结婚证借我用,娟姐说照片不一样,小米说我换照片,然后做复印件,娟姐说人家要查的,小米说,你们谁都不许说出去….
我无语…小米虫就是不服气,就是想请婚假。

小米说要是人们可以不结婚,可以直接生小孩就好了。我觉得她可爱,老是说些不符合现实状况的话。例如累的时候说让大风把我吹走吧。傻乎乎的可爱。可是我知道,她喜欢那个人,很爱那个人,却也不想被一张纸头来束缚。对啊,为什么人们要结婚,为什么不可以两个人没有束缚的在一起。我们只想无负担的爱,自由的爱…
可是怎么可以呢?Responsibility 是我们无法推卸的,有时候挺烦这个词的,实际上都不能放开这个词自由的过!!

或许那个证书就是告诉我们,必须为另外一个人负责,必须为我们建立起来的社会关系负责。

昨天晚上,又一个可怕的梦。

我不知道要怎么描述,我也不想描述。人们总是这样,期待某些事情不要发生,不要发生,永远不要发生,却在潜意识中不断的发生,我猜想,这个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第二次了。

是算经历了太多类似的吗?还是知道这种甜蜜是舍不得的?从小就了解了周围的种种,朋友的,亲人的,邻居的,似乎每个例子都告诉我人们认为的那个永恒的话题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经不起时间,金钱,欲望的诱惑。所有在人生最为美丽的时期所经历的童话的结局从来没有一个是“最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悲哀吧,的确很悲哀….

有朋友说,越大越恋家。是啊,当我们读书的时候,我会和同学快乐的相处,两个月不打电话回家是常有的事情,可是,当我工作之后,我周周给家里电话,甚至有时会一天一次。有朋友在广州工作,但是他选择离开原来优越的工作,到上海来从头开始,他说,这样离家近,回家比较方便。
当我们一直被爱护的时候,不知道该重视的人是谁,不知道该在乎的人是谁。当我们了解一个人的艰辛,一个人的寂寞的时候,我们真正珍惜的人和真正珍惜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家人。

似乎有点乱七八糟,我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就是一个破梦而已,为什么这样大惊小怪呢?!即使那件事情真的发生了又如何?为什么我不可以潇洒地离开,为什么不可以洒脱地放手。也许前面的风景更美好更壮丽,也许前面的稻田上有一株更大的稻穗等着我去摘呢,何必如此放心不下??….我突然想到一篇我很喜欢的小说的名字<只有分手才能幸福>,呵呵,对一个人,一个地方甚至一段经历来说,这句话再好不过了…

尾牙心声

今天尾牙,可我不是为这个写这篇文章。

算上这次,是第二次尾牙了,没有多少意思,还是一样,我永远是那样没有好运气,但是运气也不是最坏。
想说的是我的一年。一年以来,都觉得没有多少进步,我还是那样,该是那样的人也还是那样。可是有些人却不是,多少都进行着自己的进步。
老是把梦想放在脑袋的内存里,随时可快速读取。但是我却没有能把这些看是的梦想实现,就像是没有办法改变这些理想的任何属性,将他们彻底写入人生的硬盘重。有点沮丧有点让自己无法接受。我是一个希望进步的人,所以曾经有人说,你看上去是那么的自信,我也曾经厚颜无耻地说,对啊,我为什么不自信,我是如此的好,如此的优秀。事实上,当自己对自己的诺言都没有兑现的时候我就开始不信任自己,开始觉得自己不是那么的好,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真正开始了不自信的时代,开始了不自行。这不是好的现象,我需要一点东西来让自己自信起来。可以从小的东西开始,such as….嘿嘿,我想到了,但是为了证明一下,我不说先。

有些事情我觉得来的太快。还有,我也是一个稳当的人,我喜欢一步一个脚印的过来,太快了我总是觉得不安全。但是,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这样了,为什么不好好地安安心心地面对呢。什么都是要保持一个平常的心。
多少都有点矛盾,我有时候也不知道我是在处理我的问题,还是在向我所遇到的问题妥协。

姐姐跟我说,2008年是我崭新的一年,我说,2008年也是我崭新的一年,我要给自己一个辉煌,给自己一个好的信心。加油加油!!